-- 正文
驻扎乡村的90后校长,他的妹妹是如何看他的呢?
作者: 时间:2018/9/19 9:52:05


他是一名扬帆乡村教师,他9年如一日的扎根农村一线教学;他用自己的工资买来笔记本电脑,只为扩展孩子们的视野;他想到对接扬帆计划为孩子们找到更多学习的机会,他就是扬帆乡村教师李鹏帧。


他说:“我唯一能做的就是“改变”和“提升”自己。唯有自己足够强大,才能给孩子们带去幸福感。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顶着父母的责备,用刚参加工作三个月的工资买了台笔记本电脑。学校没有网络,我就想方设法找办法,后面通过手机互联网搜索了解到,可以用手机的网络数据连通电脑,就这样,我拥有了一台当时那个村唯一有网络的电脑。既方便了学校的各类表册的上报,又方便自己提升学习专业知识、普及电脑和打印机维修常识,以及更好地了解外面的世界。利用周末的时间在家下载好具有教育意义的电影,周一就给孩子们播放电影,孩子们可开心了。


对于这样一个孩子爱戴的90后校长,他妹妹是怎么看他的呢?


   我眼里的哥哥    

——艳艳

哥哥这个词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,我哥就占据了我成长过程的重要部分。他没有像偶像明星那样帅气的外表,也没有像壮汉那样强健的体型,也许在常人看来他很普通,但在我的心中他却是超人一样的存在。

因为爸妈长期在外打工,也因为年龄的差距,哥哥成为了我实际上的监护人。在同学眼中我哥是严厉的,是不苟言笑的,但很少有人知道我哥实际上秉性温和,待人友好。因为他希望让大家觉得自己足够成熟,所以在大家面前少了几分随和,多了几分高冷。 每当我最落魄,最无助的时候,也是我最自卑的时候,我不敢与人交谈,我害怕被嘲笑,害怕被成为弱者,所以我会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很坚强,但是在我哥面前我永远不会掩饰我的脆弱。而这时,他总会停下他手中的事情去了解,解决我的问题。


小时候,我被小伙伴们欺负了,非常难过,没有人相信我帮助我,那时候,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全世界孤立了。那天下午,哥哥刚从外面回来看见了这样的我,了解了情况后相信了我。后来,他就说带我兜兜风,我们骑着摩托,到了一个地方停下来,他跟我说了很多,渐渐的心情变好了。


 我记得我读初三的时候,因为我哥工作的变动,我必须跟着他一起去一个陌生的地方,当时我非常不情愿,我态度非常强硬的跟我哥说我不转学,可是到最后我还是不得不转学了。在那一年里我变非常冷漠,特别是对我哥,我讨厌他对我的安排,讨厌他对我做的一切。从那之后,我开始叛逆,但我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我的生活,关心我的成绩。即使我再任性,他都会包容我。渐渐的,我发现我做错了,可是我不敢承认,不敢面对以前的自己。那时候,我经常失眠,经常半夜惊醒,我终于忍不住了,我跟我哥说我在学校的情况,他二话不说就把我带回家了。


是啊,我觉得是时候该和自己和解了,有我哥在的家,总是有不可替代的安全感。


排版:蒋代菲

评论板

暂无评论
您还没有登录,马上登录
展开